返回
何小鹏:大家都还没上牌桌,都在牌桌外面站着,上牌桌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导读
广州汽车展的第一天,小鹏汽车G3亮相于众人眼前,其创始人何小鹏更是宣布了让人翘盼已久的交付时间——12月12日。小鹏汽车是新造车势力中第一个上公告,也是第一个进行小规模内部交付的新造车企业。从时间上来看,小鹏赢在了起跑线上,但为什么却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要花近24个月(从2017年初)的时间才真正向市场交付第一款车?他淡定的答道“你们的期待和这个行业的复杂让我们不敢跑得太快。”

2018年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堪称是进入到生死一线的“交付元年”,何小鹏在发布会上也给出了交付时间。而谈到外界都非常关心的小鹏与蔚来之间的1万台交付赌局,他的答案是“胜负未定”。“是否最后能交付,还要等到1月份,1月份就要看上保险的数量,那个时候才能真正揭开谜底,我个人认为可能刚好在1万上下,就算没有,也会有9000左右,当然超出1万台也可能。”

 

这场造车新势力的首场交付赌局,在何小鹏看来非常有价值,他坦诚地点赞了对手,“李斌做得非常棒,虽然遇到了些小困难,但是他们解决的也很快,服务体系也做的很好。”同时,他还表示,这场赌局真正的意义在于,是要让新造车公司们都要审慎面对交付进度,对品质存有敬畏之心。“我一直觉得,前面这几家应该要慎重交付,品质不OK,智能不OK,东西不好,不要交太多,交太多意味着有大量的召回,大量的服务体系,意味着大量的成本,我们真的要把事情既要做好,又要把口碑建好,又要把公司做好,这就是这场赌局的核心意义。”何小鹏斩钉截铁说道。

 

面对蔚来从10月就已经开始交付,何小鹏表现得一点也不着急,他说 “慢即是快”。他非常明白First Move对企业的重要性,也理解很多人信奉的“唯快不破”。而他强调“慢”的理由是“直觉”。他认为产品是“1”,其他都是“0”,造车的复杂性导致整个“1”难以做好,所以,他需要时间“仔细雕琢小鹏的第一款产品。”随着时间推移,他对造车的理解逐渐深入,就越发坚信自己当初的直觉是正确的,用互联网式的快速迭代来造车是不完全适用的。对于这场众人瞩目的赌局,他坦言,“其实,1万台的交付赌约,输赢对小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车主拿到钥匙的那一刻,觉得这场等待是值得的。”


w640_h370_a6c21639d4884880ad6f721473fa487d.jpeg


对话何小鹏


《胡润百富》:您提到2月份开始大批量的交付,这个您怎么定义的?所谓的大批量是日产日销上百辆,怎么定义这个概念?


何小鹏我们大概的想法是后面交付之后,先有个小规模的上量,大概1000台左右,通过千台左右,还希望把很多东西做的更细一点,因为有很多OTA原计划在1月份OTA一次,3月份OTA一次,还是想做更多的OTA动作,我们想把运营的环节都拉通跑一跑,有很多运营的环节在之前的测试,在政策环境下会更好。我们认为一款智能电动汽车创新点太多了,有很多点创新都需要大量的验证,而这些验证在原来整车汽油方没有这一块验证,还需要一些规模的验证动作,所以我们想把节奏稍微拉缓。我们去看其他友商交付的过程,原来计划很快,事实也是也是比较有节奏的,我们也会比较有节奏的,到了稍微晚一点,春节左右开始大规模往上拉,现在订单量和销售情况非常好,一旦等我们把智能化品质,电动品质进一步更大范围论证之后,就会大规模交付。


《胡润百富》:明年小鹏交付计划是多少?


何小鹏:我们的目标是5万。


《胡润百富》:达到交付以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压力?有没有一个预判?


何小鹏:我觉得核心的压力在于,最开始交付的过程要稳健,其次交付的组织体系要建好,这一点特别难,我关注到很多友商,他们经常在车展发布一些新车,但是很少交付,最主要是交付体系组织没有建好,我了解他们的交付,有时候看到他们出一款车很酷,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快不能交付,从我的角度来看,做好一个交付要6—12个月准备,还要花12—24个月优化,才可以把0到1完成,但是如果没有做这个过程,我认为交付是很难做好的。第二个没有做好销售过程,也不可能这个月交1500台,下个月交2000台,再下个月交3000台,要做的非常稳健,所以我们要把爬坡的能力做的很稳健,不仅仅在做研发,设计测试一定要做好。


《胡润百富》:您对于未来盈利预期是怎样的?


何小鹏:投资人也会问我这个问题。对于小鹏汽车来说,不用很多年就可以打平,但是取决于我们需要想不想尽早打平。对于我来说,某种角度我当时蛮想像亚马逊一样,把大量的收入或者利润投入到大量的研发当中,大量的平台上,这是我非常期望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小鹏汽车在未来的几年里,能够快速发展,巨大量的研发和平台的建设,先不到生态建设,逐步亏损会收敛,有亏损但是不大亏损,这个时候对于企业的发展是最好的,只有这样才可以把一加企业焖成一家千亿美金甚至更大的公司,我蛮想这样做的,这样做就需要投资人去支持我们,非常开心的是,现在投资人都是很长线的投资,他们都期望做成一个蛮不同的公司,这个是我很开心的事情,小鹏现在现金储备量在新造实力肯定是第二位,我看到未来汽车财报90多个亿,我们比他们少一点点,我们也正在看一些未来的资本更多的机会,手上要拿足够多的现金才能够支持我们长线的发展。


《胡润百富》:您提到了电动车发展依靠是超充站,18年底100座,超充站的布局后台有电力云整体系统,还是会根据小鹏G3销售情况在重点区域进行布局,这些重点区域大体在什么位置?会在高速公司上还是高速公路出入口旁边,还是主要在城区进出口?


何小鹏:主要在城区内部,明年底有差不多30个城市来做,拿广州举例,现在广州有十几个超充站,超过了特斯拉,在珠江新城、琶洲、车陂、科韵路都会做,最开始超充站要兼顾不同的中心区域,之后逐步销售上去之后,会根据这个区域用户的密度调整超充,比如某些区域密度很高就会增加一些超充站。小鹏汽车ABC达到365公里,大部分城市之间没有超过365公里的,所以在高速公路上还会用国网和南网相关的充电能力,用户从广州开到珠海,珠海就会有超充进行布局,而且很快的速度。


《胡润百富》:超充这个东西需要的资金,后续需要的运营成本也是很高的,比如广汽新能源汽车没有自建,可能和第三方合作,小鹏作为初创公司会不会压力更大?您会觉得这是最大的痛点吗?


何小鹏:不是有点大,是挺大。我觉得起码五年目前家充和普通社会充都很难满足,家充的难度在于中国有很多物业或者有很多人没有停车位,原来自有的停车位能够安装的充电桩的数量已经由原来80%多不断往下降,有些城市甚至降到50%以下,我相信越来越多会有超大型充电站,社会的充电非常有价值,充电站最大两个问题,第一车开过去车位被别人占了,所以小鹏汽车自己研发了一个可以自动升降的和小鹏汽车兼容的地桩,这个是我们自研的。第二个充电时间太久,小鹏汽车一直在思考一个逻辑,让用户体验好的核心口碑,一个是在于基础的品质,第二个在于智能化有差异,第三个充电里程焦虑比其他车小很多,实际上在特斯拉财报的时候,多次都有人问,特斯拉的优势是什么?超充对特斯拉是三大核心优势之一,在几年内超充都是非常核心的对于电动汽车,我们在超充之后还会有第二代,以后的发布会会专门有一个发布,讲一讲对于未来超充的演进,将来会有一个很大的创新。所以对超充这条线会持续来投,会投入很多的钱在这条线,但是我觉得这个对于我来讲,本身一个新的新生事物不一定把钱放在很多品牌硬广上面,但是像超充、销售等于把品牌分散化的提升。


《胡润百富》;能够透露一下建个超充平均成本大概是多少?


何小鹏:百万级左右,一百万,一个超充站一般来说,现在是6~8个超充,有些是8个,有些是6个,未来希望把超充站建到10个,一个超充站充电位置越大,越好,大家信心很足,开过去之后一般来说不会出现有10台小鹏汽车都要同时充电,一般过去一定有位置充,这种感受是最好的,所以超充站的成本的确比较高,但是超充站提供的服务,小鹏汽车对于我们的车主是很低成本的付费动作,我们认为这个是基本上维持超充站的运营。


《胡润百富》:明、后年传统车企竞争有非常大的压力,作为小鹏这样的新进品牌,有没有这样的压力?在面对这种压力的时候,小鹏汽车会有怎样的应对措施或者产品方面有什么特色应对这种竞争?


何小鹏:我觉得没有压力,首先从某种角度来说,以前互联网竞争比汽车行业还要激烈,互联网很多东西是免费的,比如做一个直播,市场上可以同时出现100家直播,而且全是免费,免费是最厉害的,可以最快吸引用户,因为用户获取成本为零,是用脚投票的,最后为什么100家免费直播有的人获得点播?有的人就能够脱颖而出?最后还是靠产品,靠体验,靠运营,靠服务体系。其次,还是拿刚讲的100家直播或者100个团购举例,当时实际上有千团大战,市场的蛋糕是大家一起做大的,今天市场蛋糕太小了,说老实话,像上汽这样的一家整车厂吃完都不够,因为上汽一年的销售量就非常大。换一个角度,只有更多的产品,更多的厂商一起去教育这个市场,蛋糕才能变大,这是个非常好的事情。小鹏汽车如何去做?我们和其他整车厂有四个点不太一样。第一,我们有新的基因,整个团队、整个组织、整个文化跟很多公司基因是不太一样的,但换个角度来说,不了解小鹏汽车公司的人听了这个感觉不是很强烈,我举个例子,腾讯的基因是什么?阿里的基因是什么?不同的基因出不一样的公司,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我们的定位不同。小鹏的定位是智能、大众、好看,我们的智能比别人的智能要做的好,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智能只是有,一点都是不是特色,智能要怎么好?核心点研发非常大,明年可以做到中国整车厂单智能汽车投入最大,我们可能一台智能汽车研发投入就有1000人,在互联网,自动驾驶,AI驾驶领域研发有1000人,有些整车厂可能研发有这么多人,但是他们是同时做很多台汽车,如何让不同的汽车之间可以延伸,可以升级,可以扩展,这个能力我相信,不能说现在是百分之百的第一,但是一定在前面,我有足够的信心,这是第三点,重研发。第四,我们做了很多闭环,可以看到我们销售不是传统的4S店,超充是属于自建,有很多研发包括智能研发,很多整车厂用了很多合作伙伴的操作系统,其他合作伙伴的仪表,再一个合作伙伴的应用,总线,自动驾驶的一部分等等,他们想升级,想打通基本上不可能,比如看起来很简单的功能前面有一个摄像头,中间有一个计算单元,我就可以利用摄像头观察自动远光灯的功能,这个功能看起来不难,但是很难做,就是因为不能把他们打通,小鹏汽车把这些点全部打通,自研的情况可以自己控制,所以我们叫做全闭环,当然不是理论上全闭环,我们不做电池、不做电机,放弃很多整车重投入的地方,我们跟他们合作,但是和智能化、运营相关的事情,以后升级、运营、拓展做了大量的自研,这种自研我相信再过一年,小鹏汽车车主有9万人产生的口碑就很可怕,因为今天他没有用。


《胡润百富》:苹果手机07年开始推出来,但真正打败安卓是10年以后的事情,用3年时间迭代他们的生态。您觉得小鹏汽车用多长时间,用自己的优势打败竞争对手?此外,通过您的公开信,大家理解到和认识到小鹏汽车的优势所在,我们体验到的基因和大家不一样,怎么让消费者,让用户理解到这一点,把在购车权重中的性价比权重降低,可能性价比权重降低,智能权重提升起来,转变用户的思维,这个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


何小鹏:假设把原来的造车基础领域定有100分,里面包括安全、品质、动力等等很多方面,某些外资厂商已经做到了90分,某些中国厂商做到了80分,我们可能是70多分,这个需要多年的时间去接近、追赶超过部分的企业。我个人觉得,需要5~15年的硬功夫,就是水磨的功夫,新起来的势力请了更多更好的人买了更好的设备,但是这个时间,老实说无法跳跃。但是在智能化领域里面,我个人觉得太多的汽车还停留在30分以下,比如小鹏汽车买了很多车我去开,他们都说智能网联,我都上不了手,甚至上不了网用,连基础的点都没有做好。要想做到这一点,能够做到75分或者85分,90分,像小鹏这样的整车厂在未来还需要有数年的时间,因为这需要通过运营,通过对数据的了解,我们不断的迭代和优化。再举一个明确的例子,如果手机要花3~8年,汽车的时间起码乘以2,汽车太重了,汽车太难了,跟手机完全不一样,这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事情。有一非常好的事情,中国的汽车市场太大了,你在里面吃到几个点就已经很好了,在这几个点之后,如果我们的差异化能够显性化出来,这几个点每年乘以2就更大,这是巨大的提升,大家都没有上牌桌,都在牌桌外面站着,上牌桌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胡润百富》:这期间小鹏应该怎么活着?要撑过这个时间。苹果当年有原始积累。


何小鹏:苹果那个时候已经开始赚钱了,小米2010年开始创业,2011年已经开始赚钱了。


《胡润百富》:但是汽车很重……


何小鹏:我认为汽车能够达到盈亏平衡点,不同企业不一样,看它消耗的耗损有多高,我觉得比手机占比率还小就可以达到盈亏平衡点。


《胡润百富》:刚才您提到智能化,在交付的时候您感觉G3可以达到多少分,75分、80分?


何小鹏:在目前车的比较里面,我觉得起码能到75分,但是在我心目当中肯定没有到75分,我心目中的75分会高很多,如果大家没有开过智能汽车的人,突然去开一个月,感受会更强烈。


《胡润百富》:前段时间您发朋友圈表示心累,现在还累吗?


何小鹏:现在不累了,心累的核心点是,有很多事情你想解决,但是很无奈要等待,或者要磨合。我前几天有两个开心的事情,第一个是几个月前,我去开PT车,感觉比对标的很多车都要好,只有比一款对标的车有一些要提高,通过几个月不断在优化,跟第一代车有明显的提高。第二个是,我们销售数字现在真的特别好,下个月会跟大家分享,所以我对于明年小鹏汽车交付之后品质关、智能关过了之后,能够持续拉上去,这是我期望拉到很好的数字。


《胡润百富》:您认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前景会如何?


何小鹏:我觉得中国新能源汽车还处在“快车道”的前页。什么时候才算真正进入“快车道”,我觉得应该是在2年后,2020年的下旬,目前还是处于从慢车道到快车道的过度阶段。根据我做的调研数据来看,从过去中国原来买电动汽车的大部分用户是不愿意买电动汽车的,他们是为了占牌,为了占号等一系列的原因去买电动车。还有一个推行的原因是,中国出行的车辆正在向新能源转变,这个时候也导致了一些新能源车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出现不同的变化。但是今天我看见了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就是,一线城市的用户正在有一部分的人开始从根本不考虑新能源到逐步在考虑新能源,这个比例与动力越来越强烈。新能源汽车再往后发展,我认为是智能新能源汽车,我们小鹏汽车对标的就是智能汽车的情况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用户觉得智能是购车的要素之一,但是我认为只能连前5都排不上,目前有一部分用户已经排到前3。所以,中国智能汽车市场目前面临着许多的压力。第二个我认为新能源汽车在今年、明年、后年还会保持比较稳健的增长,我认为2020年底开始,新能源汽车会进入到“快速道”的体系。

 

《胡润百富》:2020年国家补贴应该会完全停止,其实现在这个市场主要是被补贴驱动的一个市场。您对这个是如何看的?

 

何小鹏:我觉得这个里面有几点原因,其中的一点,政府补贴的退坡,反而意味着新能源汽车的起步。我认为,补贴导致了有很多产品是专门为了补贴而去设计的,不是为了用户真正的需求。第二,我什么要说是2020年的原因是,2020年电动汽车的技术,电动汽车的里程,电动汽车的品质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阶段,且在这个市场上产生大量的品类。我一直都说,蛋糕是一起做大的。第三,我为什么说2020年还有一个原因是,一线城市用户如果能做到5~10个点的购买新能源汽车的话,基本上对其朋友圈的渗透、覆盖和影响就会好很多。我反而认为,补贴的退拨会导致市场出现真正有实力且符合用户的汽车。


《胡润百富》:9月份,蔚来在纽交所上市了。小鹏汽车是否也有上市的计划?

 

何小鹏:未来我们一定会考虑这个问题。不过短期之内不会。上市是把双刃剑,上市的好处在于品牌、可以募到更多的资金,但是不上市同样可以募到更多的资金,不上市也可以做更长远的发展,不用每季度把数字打开,因为一旦上市就需要为董事和长线投资者负责,因此很多时候不能做一些很长线的事情,所以在初创和可以快速发展的公司不建议上市,中国的很多公司都是做了好多年才上市。


《胡润百富》:中国目前的智能汽车行业的竞争是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

 

何小鹏:我觉得目前中国智能汽车行业的竞争才刚刚开始。不客气的说,现在大部分的智能汽车都停留在当年较早时期的水平。并不是车内设有触摸屏,能够联网,拥有缺乏实用性的辅助功能就叫智能。互联网人要把智能显性化,高频化,价值化,能够让用户感受得到才叫智能。

关键字:胡润百富、何小鹏 、小鹏汽车
作者:Jane    编辑:袁慧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