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性主义一半的灵魂,来自女性气质

导读
女人必须真正拥有女性特质,才能成为与男性平等的完整个体,拒绝自己的女性特质无异于否定自己的一 部分人性。——《第二性》西蒙·波娃


之前有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白宫女职员“穿得像个女人(Dress like a woman)”,这番言论如一粒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曾在舆论界荡起一圈接一圈的涟漪。女宇航员、女外科医生、女科学家等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穿着工作服的照片,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这恰好印证了时装拥有探讨女性主义的能力,尤其是以女性气质话题为名义,如同西蒙·波娃曾在《第二性》中写道:“打扮不仅仅是修饰,它还表明了女人的社会处境。”


Christian Dior 2017 Spring RTW 1_副本.jpg

Christian Dior 2017春夏高级成衣系列


从“New Look”到“New Sexy”

女性主义(Feminist)思潮被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次浪潮”出现于19 世纪初期,当时女性主义致力于争取与男性同等的政治、法律权利,比如1920年,美国女性取得选举权;1928 年,英国女性获得选举权。“第二次浪潮”则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女性主义专注于在社会、经济、文化和教育等诸多领域获得全面平等。1946 年,与战后废墟交相辉映的,是女性身上毫无“设计”可言的劳工装。姑娘们渴望和这种灰头土脸的装束划清界限,一年以后,Christian Dior 带着以掐腰著称的“New Look”降临,使女性特有的玲珑曲线重见天日,细腰丰臀的沙漏型轮廓一扫战争年代的实用主义。

7698555d51aa82ffa52fcd787f632101_副本.jpg

1947 年,迪奥先生推出“New Look”带来时装革命


“第三次浪潮”也被成为后现代女性主义思潮,是20 世纪80 年代出现的一个崭新理论流派,主张打破男性气质与理性、普适性的联系,发出“女性”的声音。后现代女性主义发展至今,“新女性”们开始懂得,那种将柔软的内心世界潜藏在强硬外壳之下的行为,是一种缺乏韧性的坚强,与女性的真实内心相去甚远。一种取悦自己,又同时散发女性魅力的着装风格开始在2017 的时装秀场上大行其道。比如Christian Dior2017 春夏系列的人气之作——印有“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我们都应该成为女性主义者)”字样的T 恤,搭配芭蕾舞裙风的“New Look”半身裙,坦然舒展和展现自我的女性气质,散发女性主导的多元化个性魅力——强调一种“新性感(New Sexy)”,这也许是“第四次浪潮”所传达的信息。


Christian Dior 2017 Spring RTW1_副本.jpg

Christian Dior 2017春夏高级成衣系列、Christian Siriano 2017秋冬高级成衣系列、Loewe 2017春夏高级成衣系列


被重申的女性魅力

女性主义的理想应该是,依照个人喜好与选择穿衣,而不是按照一套规则穿衣。有人曾这样评价Coco Chanel 女士:“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她的衣服是虚无的,因为在她的衣服背后隐含了未表达的哲学:衣服一点也不重要,你看起来的样子才是最重要的。”胸罩比一切其他服装都更能表达女性始终在向往对身体的自由表达——遮盖身体的同时又想要强化和展示它,既通过客观对身体的束缚来顺从压制,又主观上突出身体来打破禁忌。

il_570xN.323762998_副本.jpg

50年代Bra

1907 年,法国设计师保罗·波烈“以自由的名义宣布束腰的式微和胸罩的兴起”。在女性主义“第二次浪潮”中,迪奥先生的“New Look”还呼唤了华丽的内衣,甚至发出“没有内衣就没有时尚”的惊人之语。美国公司迅速开发了十字交叉、回旋织法来制造圆锥型罩杯,俗称“导弹式”的胸罩。到了19 世纪60 年代,女权主义势力正盛,一度甚至焚烧和摒弃内衣。同时,时尚界随着无带晚装的兴起,无带胸罩应运而生。1983 年,Jean PaulGaultier 内衣发布会上,将“导弹式胸罩”穿在男式条纹套装外面,正式拉开内衣外穿的序幕,之后由Madonna 1990 年世界巡演上穿上Gaultier 设计的金色“雪糕筒型”胸罩而举世瞩目。这成为了女权主义时尚从去性别特征的固有印象中带到彰扬女性本体美的一个革命性开端。


50590473_副本.jpg

Madonna 1990 年世界巡演上穿上金色“雪糕筒型”胸罩而举世瞩目


如今,内衣外穿的形式纷繁多样,它是宣扬解放、脱去外衣的代名词,亦是设计师比拼解构主义、凸显才思的创意行为。比如Lady Gaga 更是酷爱内衣外穿的代表人物。内衣外穿主义者都有着共同的反叛精神,他们认为“传统是愚蠢的”,所以在穿衣上更勇于突破传统,突破自我。现在的风格潮流将女权主义体现在一个恢复主流文化所定义的女人和女性的过程,但不是简单的遵循它们,而是通过时装来创建和重申女性气质。


Alexander Mcqueen 2017 Spring RTW1_副本.jpg

Alexander Mcqueen 2017春夏高级成衣系列、Jean Paul Gaultier 2017春夏高级定制系列、Prada 2017春夏高级成衣系列


自由安放的女性特质

60年代注定是欧洲女权主义狂欢的年代,也是时装界骚动的年代。当人们对女性的审美定位成穿着大摆裙缱绻娇媚的样子,有个人偏偏把男装搬进了女人的世界,他让女人穿着西装打着领结手拿雪茄,用潇洒不羁的目光看着世人。这个人就是Yves Saint Laurent 先生,在早期女权主义运动盛行的时候,迪奥先生因为他太“过激”而开除了他。谁知到了1967 年,在自己品牌的高定秀场上,他让女模特穿上了白衬衫、领结、燕尾服和毛呢礼帽,引起时尚界的轰动,这种男性化的女装被称作“吸烟装( Le Smoking)”名垂青史。到了今天,没有人能去评定什么风格的着装才是女性主义。女人通过时尚表达的目的只有一个:身体的自由度。女性主义要表达的态度也只有一个:女性能否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女性本身就是女性主义的主体,女性用自身的视角解读世界和生命,与不同个体的意愿相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去衡量。

le_smoking_l_副本.jpg

1967 年,Yves Saint Laurent先生推出男性化的女装“吸烟装


Valentino 2017 春夏高定系列中那些剪裁十分性感的裤子,就是近几季来最有女人味的设计之一。还有JW Anderson 设计的衣服不是中性时装,但男性和女性都常常购买两个系列的服装。这令人想起女性主义的先驱VirginiaWoolf 曾经首次将双性同体作为女性主义价值观和思想人格引入文学领域。在《一间自己的屋子》中,她写道:“我们每个人都被两种力量支配着一切,一种是男性的力量,一种是女性的力量……最惬意的境况,就是两个力量在一起和谐地生活,并进行精神合作的时候……”


Valentino 2017 Spring Couture 1_副本.jpg

Valentino 2017 春夏高级定制系列


在吸烟装的年代,在那个女性意识刚刚觉醒的时代,吸烟装的出现像是一个与男权社会反抗的窗口,但也剥夺了一部分女性本有的女性气质。当时代在进步,人们渐渐意识到无性别化不意味着要完全变成无性,也不意味着女性就变成了男性。这也许是时尚被赋予的最好意义——成为时代精神文明进步最柔软也是最强硬的载体。今年的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职场瞬息万变,需赋权女性: 2030 年,实现男女平等”。这对于女性日渐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尚行业而言是一个理想的目标。


Jean Paul Gaultier 2017 Spring Couture1_副本.jpg

Jean Paul Gaultier 2017春夏高级定制系列、Gucci 2017秋冬高级成衣系列、Valentino 2017春夏高级定制系列








关键字:胡润百富
作者:Faye    编辑:黄哲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