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野生动物保护, 自然家园的最后一块拼图

导读
2016 年末《神奇动物在哪里》火热上映,让人们对动物保护有了新的认识,无论是“财迷”的嗅嗅、温和的护树罗锅,又或是好斗的独角兽……每一个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无可替代性。也许现实生活中的野生动物不比魔法世界里的妙趣横生,但作为地球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亦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一笔宝贵财富。 幸运的是,在非营利性自然保护组织及企业家的努力下,这些生命正以新的希望和姿态,蓬勃而来。


非洲公园组织,重塑生命与自然

Elephant with baby_副本.jpg

保护区内的大象母子

作为人类发展历程中的金科玉律,野生动物与生态家园的保护是亘古不变的主题。秉承着这样的信念,非洲国家公园组织(African Parks)在2000 年应运而生。作为一家致力于国家公园和生态保护区管理的非政府组织,非洲公园组织自成立起就在为非洲生态的可持续建设做努力。

17 年间,他们不仅完成了马吉特野生保护区的修复,将这个曾因盗猎横行而衰落的伊甸园,重新规划成大象、狮子、犀牛等大型野生动物生活的乐土;还成功控制了乍得扎库马濒临灭绝的大象数量,使大象总数在6 年间提升了25% ;甚至在2015 年重新引进了自1995 年起就在卢旺达因种族屠杀已经灭绝了10 年之久的雄狮……2017 年5 月,非洲公园组织再一次成功地将18 头黑犀牛迁移至卢旺达,而这也是自2007年以后,卢旺达再次出现犀牛的身影。7 月份,非洲公园组织还将带领260 头大象在马拉维展开一段“公路之旅”,乔迁新居。基于他们的巨大影响力,2016 年夏天,英国哈里王子也来到马拉维,和非洲公园组织的志愿者、兽医及专家们一起拯救大象和犀牛,并成功将500 头大象迁徙至自然保护区。

不同于大多数自然保护组织,非洲公园组织采用的是以商业途径来保护非洲的野生动物。他们将长期获捐的资金、旅游收入和本地企业结合起来,以经济发展扶贫,从而实现公园资金的可持续性,创造一个“保护型的生态经济”。即便仍要面对诸如保护区流失、非法偷猎、人类与野生动物的冲突等生态保护危机,但非洲公园组织相信,无论面对怎样恶劣的环境,只要有一点点的可能,他们就会努力为每一个物种,每一个生命找寻出路。

目前国际上也有许多诸如非洲公园的非营利保护组织,包括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等,在他们的努力下,生命世界的壮美和卑微、坚韧与脆弱,生态环境的神秘和不测、广袤与无垠,都赫然于眼前。


中国企业家,保护自然不遗余力

Marcus Westberg (9)_副本.jpg

保护区内的狮子

而在野生动物及大自然保护方面,中国企业家也一直不遗余力。

2015 年10 月21 日,英国威廉王子与中国民营企业家、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在威廉王子官邸肯辛顿宫,就共同发起的野生动物保护基金项目,正式签订了合作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签订后,中英双方将正式启动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行动,携手野生动物联盟打击偷猎非洲标志性动物和跨境非法买卖动物身体组织的行为。

此外,前首富马云,也早在2013 年5 月就出任了TNC (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理事会的第三任主席,该理事会创始成员包括牛根生、郭广昌等企业家。随后马云在微博上,将自己的实名认证改成“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会董事马云”,并沿用至今。尽管公众对此的认知远不如“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那样富有吸引力,但这却是他对自己的社会定位。

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的核心向来不止在保护区内,更需伸展至保护区外,融入当地社区。如果这个目标能够达到,我们将得以重塑一个更美好的地球家园。


非洲公园组织(African Parks)

Marcus Westberg (16)_副本.jpg

2000 年,非洲公园组织由一群高度重视环保并心系非洲国家公园发展的企业家们共同成立,他们直接与地方政府签下长期合约,获得国家公园的全面管理权。目前,该组织管理着境内7 个国家的10 个国家公园,拥有1700 名员,辖区总面积达90 万亩。到2020 年,组织将逐步完成20 个国家公园的修复,辖区总面积达150 万亩。除欧盟、美国渔业与野生动物管理署、世界自然基金会等组织,及基金机构、企业和个人的捐赠外,公园资金主要源于门票、旅游业以及其他活动收入。


关键字:胡润百富、非洲国家公园组织、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组织
作者:Angela    编辑:颜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