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身价45亿,90后喜茶创始人的风“云”际遇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胡润百富 发布时间:2021-07-08

遇到障碍没关系,时间总会证明。

 

​据媒体报道,近日喜茶最新一轮融资即将落定,估值或将达到600亿元。此前,喜茶品牌创始人、深圳喜茶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美西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时年29岁的聂云宸先生以45亿元的身价入选《2020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榜单,位列第1227位。

 

 

喜茶已成为新茶饮超级独角兽

 

继奈雪的茶宣布将在港敲钟上市后,茶饮界内卷日益激烈。据财联社讯,多次强调今年不上市的喜茶,悄悄进行了新一轮融资。6月24日,据媒体报道,喜茶最新一轮融资即将落定,投资方均为老股东,融资过程持续数月,估值或将达到60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即将在港股敲钟的奈雪的茶估值仅为300亿元。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喜茶此前已经完成4轮融资,资方包括IDG资本、龙珠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等。最近一轮C轮融资完成于2020年3月,由高瓴资本和蔻图资本联合领投,投后估值超过160亿元。也就是说,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喜茶估值已经上涨3倍以上。

 

虽然对于本轮融资的种种猜测,喜茶方面表示不予回应。但据最新的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喜茶门店数量已经突破800家,仅半年时间里,喜茶新开门店数量就超过了100家。按照公司最新估值计算,喜茶门店的单店估值高达7500万元。

 

 

与估值一同走高的,是喜茶的扩张速度。今年2月1日,喜茶官方公布了2020年度报告,当中提及喜茶在全球61个城市共开出695家门店,其中2020年新进入18个城市,新开304家门店,括喜茶主力店202家、GO店102家。而按照最新的公开信息,喜茶目前的门店数量已经突破800家。对比来看,2019年喜茶在43个城市开出了390家门店,2018则是163家。数年狂奔,喜茶已经成为新茶饮超级独角兽。

喜茶背后的男人其实是个90后

 

喜茶的传奇从2017年开始正式谱写。2017年2月,喜茶在上海人民广场开了第一家店。其后的一个月里,曾创下过“上百人排队,买一杯奶茶排队数小时,现场黄牛加价转卖轻松月入过万”的惊人纪录。而传奇背后的男人,则是一个有点“普通“的90后。

 

 

1991年,聂云宸出生于江西的一个普通家庭,初中跟随父母来到了广东江门。

 

他的父母都是监理工程师,专门负责工程建设的监管,为人处事严谨踏实,不容有一丝差错。而偏偏,聂云宸却不是一个想要“按部就班”的人。繁华的广东让他目睹了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并在他心中埋下了纵横商场的种子。

 

2010年,聂云宸从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人文学院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在广州开了一家手机店,卖手机和一些配件。但由于电商崛起,加之店面位置偏僻,手机生意眼看着赚不到回头钱。聂云宸决定放手一搏,免费为客人刷机、装软件。

 

“顾客不来,这不是他的错,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让他知道我们。现在他来这里得到免费服务了,说不定以后就有机会成为我们的客户。”

 

慢慢的,潜在的客户转变为真正的客户。越来越多的顾客光顾小店,体验完免费服务以后,总会有人顺便问问店里卖不卖手机壳,卖不卖数据线,顾客说了,聂云宸就去拿货。

 

结果,配件卖得比手机还好,同一部手机,顾客临走时都会买一些手机壳、耳机等配件,不用售后,消费频次高,毛利率也高,卖手机的聂云宸却靠手机配件带来盈利。

 

2012年5月,聂云宸转变方向,用开手机店赚到的20万在广州江门开起了奶茶店。

 

聂云宸开设的第一家奶茶店名叫“皇茶“,店面不足15平,小小一间跻身在广东江门一条名为江边里的小巷。那一年他21岁。

 

为了节约成本,聂云宸一个人负责店面装修、产品调制、菜单设计等等工作。

 

最开始,皇茶一天只能卖出几杯奶茶,没钱做推广,只能在开业初期打出第二杯半价的促销活动。可促销活动一过,小店立马冷清起来。最糟糕的时候店铺一天卖不出3杯,营业额不足40块。

 

 

“遇到障碍没关系,时间总会证明。”

 

聂云宸没有放弃,而是尝试从消费者的角度思考问题。他四处搜集顾客的评价,从中了解顾客的喜好,不断修改配方。最多时一天就能6次修改配方、自己喝掉20杯奶茶。

 

通过全面的了解和调查,聂云宸开发了属于自己的“创新茶“,融入芝士和奶盖。初代喜茶的爆款王者”芝士奶盖茶“由此初具雏形。

 

奶茶店逐渐步入正轨,不过,伴随名气而来的是山寨店。最多的时候,全国有上千家叫皇茶的奶茶店。由于没有完成注册商标,因此也无法维权,局面失控,山寨店良莠不齐,品牌形象跌到谷底。

 

2016年2月,皇茶改名升级,喜茶破空出世。聂云宸带着团队从江门来到上海,成立了公司,组建品牌团队,开始筹划北上开店——喜茶第一次走出了广东。

 

至此,喜茶开启了一条迅速狂奔的道路。2016年,喜茶获得由IDG资本和投资人何伯权的1亿元融资;2018年4月,再次完成4亿元B轮融资;2020年,喜茶C轮融资,投后估值160亿元。

喜茶的发展之路

 

聂云宸创办喜茶的初衷只是为顾客提供原料天然又好喝的茶饮。

 

奶茶行业其实是一个难以突破的古老行业,盛行于台湾的珍珠奶茶和港式丝袜奶茶是现在中国奶茶行业的前身。Coco都可2004年入驻中国奶茶行业,此后快乐柠檬、街客、一点点等奶茶品牌层出不穷,但这些品牌在内地都没有找到创新的突破口。相较而言,从2012年开始,星巴克在中国的 “圈地运动”加速, 2013年-2015年间新添了1100多家门店,这让中国奶茶行业更为尴尬。

 

聂云宸创办喜茶时,奶茶正值“粉末时代”,茶粉和着奶精,再勾兑矿泉水,最快只需要十几秒,一杯奶茶就完成了。使用粉末,方便快捷,成本低得惊人。

 

“虽然这个粉末是合法的,但我不想用。奶茶行业很多商家喜欢用粉来加入奶精,奶盖有奶盖粉,水果用果粉,什么乱七八糟的粉都有。这东西是不好的,我自己作为消费者,不想把它吃进肚子里。”聂云宸直言。

 

 

聂云宸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假如世界上没有人开过奶茶店,我第一个开,我会怎么做产品、选料、做流程?”

 

在做茶饮之前,聂云宸并不懂茶,可以说是硬生生“杀”入这个市场的。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创业,从开手机连锁店的尝试中,他得到了一个教训:依赖销售源和缺乏自身品牌是硬伤。

 

聂云宸把关键问题归结为自有产品的缺失,因此“做自己的产品”成了他下一步的明确计划。由于可用资金很少,他决定选择门槛不高的行业切入。“茶饮有一大特点,它可大可小,往大做可以把中国年轻茶饮做起来,往小做可以从一个小档口做起。”

 

现在回想起来,从江门这样的小城市起步,恰好为喜茶接受最严酷的消费者考验提供了绝佳机会。在没有互联网概念,人口缺乏流动性的小城市,口味是否受欢迎,市场会立即给出最直观的打分。在小城市从几乎无人问津到开始排队,喜茶最初经历的考验恰巧是它的最佳试炼。

 

 

与此同时,聂云宸对产品的把关一直一丝不苟。他对茶底的要求非常高,因此不惜花费大成本去兴建自己的茶园,花数年时间进行土壤改良,与大学、研究机构一起合作培育新的茶树。全国喜茶门店的茶底“绿妍”所用的茶叶,就全部来自于喜茶自己出资研发种植的茶园。

 

 

聂云宸将所有重心都放在产品上。但他也注意到,下雨天或大热天,30平米的店面大小会带来明显的不舒适感。由此他意识到,喜茶的产品不仅仅是一杯茶饮,环境和体验也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小店没有任何品牌文化可言。

 

坚持“一切以产品和顾客为核心”的喜茶,从2014年中山小榄的店开始,将店面扩大到100多平米,效果立刻显现,新店的营业额超过了之前所有门店。

 

喜茶重新定义了茶饮行业,打造新消费模式。用创新的口感打出口碑,同时稳固自己的品牌文化。喜茶逐渐成为了一种社交符号,打入年轻人的日常生活。而伴随喜茶一同成长的万柳朔,也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条商业之路。

 

尽管喜茶的成绩已经足够夺目,聂云宸却说道:

“喜茶希望可以提炼出更具文化性、更有共鸣性、永恒性的那种东西,而不只是传播性,从占领消费者的味蕾到占领消费者心智,这条路注定要走的很漫长。”

谁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级消费IP

 

眼下,谁将是新茶饮第一股已经分明——奈雪的茶已经向港股发起了最后的冲刺,6月30日上市敲钟。而随着喜茶新一轮融资的完成,一个泾渭分明的现象出现了。喜茶并不选择上市,而是在一级市场融资,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发展;奈雪反而放弃一级市场走向二级。

 

实际上,除了喜茶和奈雪,蜜雪冰城、茶颜悦色等新消费品牌也在奔赴IPO路上。开遍大街小巷的蜜雪冰城,今年完成由高瓴、美团龙珠、CPE源峰等知名机构的新一轮融资,估值已超200亿元,并且公司 A股上市也行至交表阶段。

 

而与此同时,咖啡品牌如Manner、Tims中国、Peet’s Coffee,以及隅田川、三顿半、永璞等已经在一级市场掀起阵阵波澜。尤其是Manner,最近接连获得美团龙珠、字节跳动投资,成为新晋独角兽。

 

酒饮品牌们也在开拓年轻人的消费市场——开山、醉鹅娘、MissBerry贝瑞甜心、十点一刻、落饮、走岂清酿…..各细分品类的新型酒品牌纷纷获得VC/PE青睐。连给年轻人卖酒的海伦司小酒馆,也已经提交赴港IPO申请。

 

波涛震荡,市场的浪潮下伴随着挑战的一个个新机遇,所有人都相信,中国的市场会孕育更多的世界级消费巨头。当我们重新聚焦新茶饮市场,下一个破壳而出蓄势待发的千亿市值消费巨头会是喜茶还是奈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