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赵旭:艺术品拍卖,求质不求量

来源:胡润百富 作者:胡润百富 发布时间:2021-06-25

赵旭先生是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永乐文化创始人。今天,我们有幸对话赵旭先生,听听他对拍卖行业的看法。

 

对话赵旭

 

赵旭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永乐文化创始人。

 

经历过艺术品拍卖市场叱诧风云的20多年,赵旭缔造了许多令人咋舌的中国文物艺术品交易记录,并且率先在业界倡导了线下、线上的夜场拍卖,推动了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作为永乐拍卖的创始人,赵旭在保持自己艺术家身份的同时,也带领永乐以亮眼的成绩成为中国拍卖行业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在刚刚过去的2021春拍里,永乐拍卖顺利收槌,现当代艺术板块以高额成交量领衔中国拍卖行业现当代艺术板块,近现代书画和古董珍玩板块也以突出表现引人瞩目,令人对永乐未来的发展予以厚望。

 

 

Q1:您认为永乐作为拍卖行业的一颗新星,对标一些国内本土或者国际拍卖行,它的竞争力和弱势分别体现在哪些方面?

A1:永乐的弱势可能在于它比较年轻,客户积累不够。永乐的优势在于我们团队每个部门的主管,从业务部门,到财务、货管部门,全部都来自一线公司的年轻精英,他们都具备十年以上行业经验,可谓既有胆识又阅历丰富。永乐股份分散,股东实力强劲,是一个多元化、年轻化、经营非标准的和标准的艺术商品的一个交易平台。

 

在刚刚过去的2021春拍里,永乐拍卖顺利收槌,现当代艺术板块以高额成交量领衔中国拍卖行业现当代艺术板块,近现代书画和古董珍玩板块也以突出表现引人瞩目,令人对永乐未来的发展予以厚望。

 

Q2:您从事艺术行业已有将近三十年,自己也一直保持着艺术家的身份,那从您的角度来看,中国拍卖市场多年进程发展的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加之去年疫情对中国艺术品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您会不会针对中国本土市场的发展有一些更深的思考?

A2:中国近现代书画从1993年到2003年这十年中,一直处于龙头板块,带领着中国艺术品板块的成交。而在2003年这一年发生了一次跟去年相似的疫情,就是非典。非典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没有超过6000例患者,百分之九十的病例集中在中国。而新冠疫情从比例和数据上来看都与2003年的非典疫情不可以相提并论了。2003年我们迎来的是中国书画市场的一次井喷。这一年的疫情使中国书画界一直处于封闭状态,而在疫情宣布结束以后,中国艺术品市场迎来了从2003 到2005长达3年的优势行情。在这三年间,以中国书画为主,成交量放大。也可以说,在2003年到2005年,甚至在2005年以前,中国近现代书画就是中国人收藏的潮流。那么随着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变化与发展,中国现当代艺术从2006年开始走上国际舞台。纽约的一场拍卖会引发了中国当代艺术风靡全球的浪潮。这个浪潮到2008年因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而结束。但与此同时,我们曾经征集到了一批比利时男爵尤伦斯先生的藏品。从这批藏品开始,世界的目光聚集到中国的古代书画,刘益谦购入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古代书画带动中国近现代书画,带动中国油画。从2012年开始,市场开始趋于平稳,从前年开始,中国近现代书画进入调整阶段,部分作品价格出现回落,开始腰斩甚至膝斩。

那永乐诞生以后,从去年的前奏拍卖会到首拍,再到今年的春拍。现当代艺术(其中包括现代中国艺术、当代中国艺术国际、潮流国际艺术、现代国际艺术、当代国际艺术)占永乐拍卖总金额的40%。这个是与佳士得、苏富比等一线拍卖行是一样的比例。我相信这个比例会不断的扩大。与此同时,永乐的珠宝古董板块皆成缩量态势,我想明确的是,永乐,并不求量,求的是质。

 

虽然赵旭先生用“新”形容自己的拍卖力量但永乐狠、准、稳的风格和气场已经为其奠定了一条传奇且全新的道路。永乐以傲人的春拍成绩让所有人刮目相看,无论从拍品数量还是团队组成,赵旭先生都秉承着“精则”的标准,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拍卖王国

 

Q3:胡润研究院曾做过统计,北京是胡润百富榜上财富最集中的城市,也是上榜艺术家最多的城市,您认为北京会成为中国艺术品交易的中心吗?

A3:04年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说到,我们是将中国艺术品交易的中心移到北京,那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北京已经成为了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交流的中心,在全球交流的中心。北京作为交易中心不一定代表他的藏家都在北方。例如,永乐这次的成交中有60%,甚至70%以上的高单价,拍品都是来自北京以外的藏家来购买。它已经形成一个国际化的交易中心。海内外的藏家已经适应在北京进行艺术品的买卖。可以说,北京的成交聚集了世界的目光。

 

Q4:您刚刚举办了自己的画展,请问您是怎样平衡艺术家与拍卖公司总舵手这两种身份之间的关系呢?

A4:艺术创作是我的兴趣,例如,我创作星际为主题的这个星际系列作品已经有30年的时间了。艺术创作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解压的方式,我有空就会画一画,当做是一个休息,我的艺术家身份和我的拍卖事业彼此独立,前者是我生活的一部分。